两个小孩

在音乐中找回童年“缺失”的美好

2020-03-05 06:38:38 来源: 王索娅字体[ ]

上一期我们介绍了行为主义以及行为主义取向的音乐治疗师的一些思路和做法,他们常常使用音乐作为强化物,来改变来访者的靶行为。但是有的来访者可能并没有显著的靶行为,而是存在心理和情绪方面的困扰,这时候治疗师可能就会需要采用精神分析取向的思路进行更深入的音乐治疗。

微信图片_20200305144458.jpg 


生活中的精神分析取向

精神分析学说是由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弗洛伊德创立的理论体系。弗洛伊德应该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心理学家了,他以性本能,本我、自我和超我,以及意识、潜意识理论广为人知。

生活中,人们常常会使用一些精神分析取向的表达方式。比如,我们看到一些学生作文中会写到:在一场重要的考试中,有某一道题拿不准,而旁边同学的卷子不小心漏出来,看还是不看?学生心里的两个小人开始打架,魔鬼小人说:看吧,为了更好的成绩。天使小人说,不能看,这可是作弊!学生心里非常纠结。这就是一种符合精神分析理论的描述。其中,魔鬼小人就是“本我”,天使小人就是“超我”,纠结的学生就是“自我”。

我有一个来访者曾经告诉我,她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她非常想念父亲,而且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她认为这是她每一任男朋友都比她大超过十岁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一种精神分析取向的表达。

我们常看到,一些主打育儿的微信公众号上会提倡,要对孩子进行鼓励式教育,不要打击孩子,这样孩子长大以后才会成为一个自信的人,这也是一种精神分析取向的表达。因为按照精神分析理论,“不自信”是一种普遍的情绪困难,是缺乏自我肯定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且这种感觉来自于童年时代的经历。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疗师常常会仔细了解来访者的童年经历,特别是3岁以前的事件。因为他们相信,童年期与父母的关系会影响到人的一生。

 

童年的“缺失”剥夺了她爱的能力

苏娜(化名)是一名30岁的小学教师,可能是长期与孩子们在一起,她看起来好像刚刚大学毕业,一说话就笑起来,皓齿红唇,非常好看。但是当她开始讲述她来寻求治疗的原因时,明媚的脸庞上笼罩着深深的阴霾。

苏娜是家里的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她的家庭非常想要一个男孩,所以在那个计划生育非常严格的年代,她的家庭对她的女性身份感到非常失望。苏娜出生后父母曾打算把她送到远方亲戚家寄养,但最终并没有落实。不过逢年过节的时候,亲戚们总爱拿这件事情来说笑,所以她从小就知道这件事,并非常努力,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比男孩差。苏娜和父母的关系一直非常冷淡,父母因此非常痛苦内疚,而苏娜对父母也有着一种“想爱而不能”的心情。她与父母的关系也深深的影响着她与男友的亲密关系。她总是自卑,疑心对方不够爱自己,为此争吵不断。

苏娜接受过一段时间的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咨询。她非常清楚自己的问题就在于小时候差点被送走的经历,但是知道了这个原因并不能让她好受,反而让她更加痛苦,更加不能原谅父母。她已有很长时间不曾回家看过父母,而与男友的关系也频临破裂。于是她来寻求音乐治疗师的帮助。

 

音乐的陪伴带领她重新感受父母的爱

在经过几次评估及稳定化的工作后,苏娜的治疗进程来到了解决问题的阶段。音乐治疗师引导苏娜从小时候被送走的画面进入,在音乐的推动下开始想象。起初,苏娜感觉画面是模糊的,能看见爸爸妈妈在争执,但并不能听见他们争论的内容。治疗师在此时更换了音乐,并引导苏娜来到小时候的家门口。苏娜听见奶奶和爸爸妈妈在房间里说话,奶奶的声音很大,很凶,似乎在责骂谁。爸爸好像在说“别说了别说了”,妈妈在轻声的哭泣。苏娜站在门口,心里有些害怕。突然,奶奶生气地推门而出,看也不看苏娜就走了。苏娜随后慢慢地走进家门,只见昏暗的房间里,爸爸妈妈相对而坐,默默掉泪。见到她进来,爸爸重重地吸了吸鼻子,轻咳了几声,说:“你回来了,去屋里写作业吧。”妈妈悄悄地抹抹眼泪,说:“一会儿吃饭。”然后去了厨房,苏娜感觉心里堵得慌。

随着音乐的变化,治疗师引导苏娜来到小时候与父母的生活场景:她放学了,爸爸在校门外等候,爸爸招招手,苏娜向着爸爸跑过去,爸爸接过她的书包扛在肩上,递给苏娜一包爱吃的零食,小声跟苏娜说:“别告诉你妈!”。苏娜和爸爸对视一笑。感觉到愉快又平静。接下来,治疗师唤醒了苏娜,完成了第一轮的音乐想象,并进行了简单的讨论。

 

在音乐中找回童年“缺失”的美好

在第三轮的音乐想象开始时,治疗师带领苏娜从同样的场景进入,她的画面变得非常清晰,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看见“自己”被裹在一个红底带黄色祥纹的襁褓里,妈妈在一边哭泣,爸爸也红着眼睛,妈妈抱起襁褓,咬咬牙打算出门,爸爸一把抢过襁褓,抱在怀里说:“自己的女儿咱不送人!”。妈妈哭着说:“可是你爸妈那边怎么办?”。爸爸咬牙说:“不管了,就这么定了!”

随后在治疗师的引导下,苏娜又来到了一些与父母相处的重要时刻:父母如何在爷爷奶奶非议时一次又一次地坚持把苏娜留在身边;如何在全家人反对的情况下排除万难送她去读她心仪的学校;如何在她逢年过节被催婚时为她说话,私下里小心翼翼地询问她的生活。过去那些与父母之间微不足道的生活细节瞬间有了不一样的意义。这一次想象结束后苏娜泪流满面,由衷地对治疗师说:“原来爸爸妈妈一直都很爱我,他们为了留下我做了那么多的努力!”

后来,苏娜跟治疗师说,那次治疗后,她特意回了一趟老家,和父母敞开心扉地聊了一次。她告诉父母,她知道他们这么多年的关心和爱,而她也深深的爱着父母。苏娜与父母关系的和解,也影响着她的亲密关系。她与男朋友的感情也变得越来越好。

在苏娜的治疗中,音乐治疗师采用了精神分析取向的思路。在治疗师眼中,成年后与伴侣的亲密关系往往受到童年期与父母关系的影响。在苏娜的案例中,小时候差点被送走的经历,让苏娜无法看到父母对她的爱,也无法相信父母是真心爱她的。这中观念也一直延续到她现在的亲密关系中,令她无法相信男朋友是爱她的,因而将她的男朋友一点点从她身边推开。

 

音乐帮助改变感受而不是只找原因

根据精神分析理论,音乐对人的影响是在潜意识层面上实现的,带给人们更多的是感受层面的改变。我们知道,人们对于事物的看法往往会受到感受的影响。比如人们心情好的时候会对各种建议的接受度更高。如果不喜欢一个人,就很难发现他身上的优点等。

精神分析取向的音乐治疗师会用精神分析的一些理论来研究来访者身上的现存问题,找出可能根植于其童年的原因所在。但与心理治疗不同的是,音乐治疗师通常不会花很多的时间一直分析原因,而是会用音乐把来访者带入想象的世界。在音乐中,引导他们去找到那些自以为“缺失”的美好,去充分感受爱,从而自己找到解决问题的道路。


[责任编辑: 李燕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