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孩

音乐治疗流派系列介绍之“用音乐改变行为”

2020-03-05 06:42:36 来源: 王索娅字体[ ]

音乐治疗的理论体系到底有多少种,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音乐治疗具有“多元”的特征,“多元”体现在音乐治疗师的受训背景不同,有行为主义、人本主义、心理动力、超个体等等。‘多元“还体现在音乐治疗师的临床应用领域非常广泛,比如成人心理健康、特殊儿童、老年领域、神经康复、精神科等。同时,治疗的理念模式受到治疗师们受训背景和临床经验影响极大。所以,音乐治疗的理念体系也呈现出“多元”的特征。这就会给不了解音乐治疗的人带来一些混淆和迷惑。因此,笔者写了这一系列文章来帮助读者了解音乐治疗的各个流派,以方便读者理解,算是抛砖引玉。

微信图片_20200305144855.jpg 

行为主义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

要了解行为主义的音乐治疗,就要先对行为主义有所了解。大家一定都听说过巴浦洛夫与狗的故事:狗看到食物就会流口水,这是狗生理上的条件反射。于是,心理学家巴浦洛夫在每次给狗拿来食物之前,都会先按铃,时间一长,狗听到铃声就会流口水,即使巴浦洛夫只按铃,没有拿来食物,狗也会流口水。这就是行为主义心理学发展史上著名的经典条件反射的实验。从这个实验开始,心理学家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实验,开始研究刺激与行为的关系。

其实行为主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举个日常生活中的小例子吧,家长们在放学时向老师询问孩子在学校表现的情况,老师可能会说,小朋友以前每节课能主动举手回答问题一次就不错了,现在每节课能主动举手回答问题至少三次,可见小朋友这学期在课堂上参与度有了明显的提高,这就是一个行为主义的表述,小朋友每节课举手回答问题的次数,就是老师观察小朋友课堂参与度的一个靶行为。

再比方说,男女朋友吵架,女孩子会抱怨,以前你每次都会接我下班,每个月送我礼物,可以现在时间长了,你只是偶尔会接我,每年连生日都不给我送礼物了,这个表述也是一种行为主义的表述,接送和送礼物都是女孩子在观察的靶行为。

行为主义者常常会使用强化和惩罚的方式来修正行为。比如在幼儿园里,老师要求小朋友们涂颜色,小文安静专注的完成了,老师给他一朵小红花作为奖励,这就是正强化。给完红花后,小文很得意,在之后的活动中跑来跑去不听指挥,老师就把小红花收回了,这就是负强化。在涂颜色时,小明不好好画画,拿笔戳别的小朋友,老师让小明站在桌子旁边以示惩罚,这就是正惩罚,小明老实地站了一会,老师让他回到座位上继续画画,这就是负惩罚。强化和惩罚在教育中运用的非常广泛,但现在的教育理念中倾向于鼓励教育者们多使用强化,少使用惩罚。

 

行为主义的音乐治疗

行为主义的音乐治疗师们认为,音乐治疗就是用音乐去改变来访者的行为。在音乐治疗中,有很多现有的技术就是行为主义的,他们统一被称为“行为修正”的治疗方法,比如:针对失语症的病人,音乐治疗师会采用旋律音调疗法(MIT)、节奏音调疗法(VIT),针对帕金森的病人,音乐治疗师会采用步态训练的方法等。

行为主义的治疗师们通常会思考以下三个问题:

1.来访者哪些行为是不适应社会的行为?哪些行为是需要被增加的?哪些行为是需要被减少的?

2.在这个来访者周围,哪些因素会导致来访者这些行为的出现呢?

3.我们怎样做能够使得来访者出现更多社会适应性的行为(社会希望他们出现的行为)?怎么样做能够使来访者减少社会不适应的行为(社会不希望他们出现的行为)?

 

行为主义的音乐治疗案例

下面,我以一个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为例,介绍一下上面三个问题。

小琪,4岁,被诊断为自闭症谱系障碍,她不愿意与除了父母以外的人交流接触,也没有目光接触,她时常有一些刻板动作,比如总是会晃动胳膊,这会让她在同龄孩子中显得很怪异,她没办法去幼儿园。在评估中,治疗师发现,她非常喜欢音乐,喜欢沙蛋、沙锤等摇晃发声的散响类的小乐器。

现在假设一下我们就是行为主义的治疗师,针对这个案例思考一下以上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小琪的哪些行为是不适应社会的行为呢?没有目光接触、晃动胳膊(刻板行为)、不愿意与除父母以外的人交流接触这些都是不适应社会的行为,会阻碍小琪与外界正常的社会交往。这些行为都是需要被减少的。同时,小琪很喜欢音乐,喜欢散响类乐器,这个行为是社会能够接纳的行为,可以予以适当增加。

第二个问题:在小琪周围,什么因素会导致来访者这些行为的出现呢?治疗师观察到,当小琪第一次进入治疗室时,刻板动作更频繁,完全不愿意离开父母,这些不适应社会的行为变得更为突出,由此可见,当她来到陌生环境,感觉到紧张、焦虑或者恐惧时,有可能这些行为会更为突出。

第三个问题,怎样能够让小琪出现更多社会适应性行为,并且减少社会不适应行为呢?因为小琪喜欢音乐,尤其喜欢散响类的乐器,在治疗思路上,治疗师会在音乐治疗活动中使用散响类的乐器,在音乐活动中将小琪晃动手臂的刻板行为逐步转化为摇晃散响类乐器的行为,并逐渐减少小琪刻板行为的次数,治疗师也将使用音乐象征性交流训练的音乐治疗技术,诱导促进小琪与他人进行互动交流。

基于以上的思路,音乐治疗师为小琪制定了音乐治疗方案,在音乐治疗方案中,小琪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减少刻板行为,一个是增进社会互动,治疗师小琪设定了两个靶行为的目标,一个是不拿乐器时晃动胳膊的行为次数减少,一个是与治疗师的语言/非语言互动次数增加。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小琪的行为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音乐作为强化物

行为主义的音乐治疗师在治疗活动中,常常会把音乐作为强化物来使用。为什么音乐能当作强化物使用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音乐有无数种可能性,能够满足绝大多数人的需要,并能够让他们享受其中。同样也有各种各样的音乐活动可以满足人们个性化的需要。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当音乐被当成强化物使用时,这种强化是立刻发生的。也就是说,当人们去演奏音乐的那一刻,人们就能感受到音乐带来的正/负的强化,这时候,音乐的强化效果又会得到加强。

当音乐被用作强化物的时候,音乐治疗师们更倾向于使用现场演奏的音乐。比如,在4岁半的千千的治疗中,治疗师就使用了音乐作为强化物。千千在其他的治疗中经常会离开座位,或者要开门出去,并且不能被语言唤回,这严重影响了千千上其他课程的效果。在音乐治疗中,当千千离开做治疗的垫子时,治疗师的音乐就会停下(负强化)。当千千回到治疗的垫子上时,治疗师的音乐就会继续,并会邀请千千拨动治疗师的吉他(正强化)。但是当治疗师使用音乐强化物的时候,千千慢慢建立了规则感,这一行为也逐渐泛化到了别的课程中,有效地提高了千千的康复效果。


[责任编辑: 李燕群]